登录    注册

烟雨江南西河远

西河古镇,位于芜湖县红杨镇,是芜湖首个入选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的村落。今天,沿着时间的轨迹,让我们一句一句来梳理西河的故事吧!

在时间深处,次第绽放

早在西汉时期,此处湖滩密布,杂草丛生,人烟寥寥,水患严重,俗称“草头湖”。明朝洪武年间,官府令民间挑圩筑堤,百姓开始在此地安居,渐渐形成集镇,因坐落于青弋江西岸,顺手拈来“西河”。

西河之兴,缘起于码头。发源于黄山山脉北麓的青弋江,绕经西河时水面开阔平坦,成为徽州通向外界的咽喉要道。明中期,西河发展成为皖南太平、旌德、泾县等地客商到芜经商的必经之地。

西河历经多次兴衰,老街也是命运多舛。时代风云变化,一座小镇免不了裹挟其中,载浮载沉。1986年,湾西公路正式通车,迎来了西河历史上最繁盛的时期。商业兴盛,商铺林立,可谓七十二行,样样皆有。

如今的老街为清咸丰三年以后所建,呈南北走向,虽然时隔两百余年,大体仍保留晚清的徽派风貌,黛瓦粉墙,檐牙交错。街道曲折,宽不足三米,最窄处仅容三两人擦身过。

房子沿圩而建,路面因逐年防汛加固堤埂的需要,渐渐高于房屋一米多。老街内侧房屋店铺多为数进串连,两旁尚存店铺门面飞檐对峙,参差错落,别有一番江南小镇的风韵。沿河一侧的旧宅傍堤修筑,面对老街,背靠青弋江。如果从青弋江边看,河滩上几排粗大木柱凌空撑起房屋,“皖南吊脚楼”的美誉由此而来。

所有的绽放,终于凋谢

随着公路铁路全面畅通,西河的水陆交通优势开始弱化。因修建陈村水库,青弋江通航能力已有所下降;随着皖赣铁路的全线通车,古镇的运势伴随着西河码头一同冷清了下来……老街逐渐凋敝。

人,出去了,出去的人,很少再回来,日复一日。一个镇子的繁华托赖于人,一个镇子的衰落也是如此。一朝风云散,西河安静了、疏朗了、冷清了。因为人走了。

沿街的许多老宅大门紧锁,甚至倾圮。曾经的一砖一瓦、一窗一门还固守着一抹徽风皖韵,青石的街道早已在断裂甚至破碎中暴露出黯淡的景况。

留守在老街的多是些老人,他们支撑起老街的烟火气息。偶然有一两个年轻人走过,是看望住在这里的老人。衬着残旧的翘角飞檐,斑驳的灰墙黑瓦,却有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落寞。

当凋谢,另存为乡愁

站在下街头的渡口,背对老街,面向青弋江。江面波平如镜。几只水鸟在水面翔集,这一方水面供养着它们。

老街,渐渐静止。倒是前来访古的人陆陆续续。夹杂在新屋残垣中的老宅因为老旧,反而独特。老街的渡口也是游人的必到之处,还有老街上的古万年台、文昌阁、吕祖庙等遗址可供游览。

乡愁,是封存的记忆

我在西河的街道上走过,看老旧斑驳,苔痕深深,倚墙而立的水瓮残缺了口子,高高摞起的柴禾在雨水中湿了在阳光中干了,一辆陈旧但结实的自行车裸露在屋檐下,载着西河的日子在斑驳的青石街上摁响清脆的铃声。

打开的铺挞子门里,昏暗中的蔑店,一根根竹篾,一双双手,编织着箩、筐、筛、箪,编织着生活。

深红的但是油光可鉴的百子柜里,是良药苦口;剥落的柜台上,一钱一星是一句古老的慰藉:医者父母心。

红桃处处春色,在西河那些古老的门楣上,依然盛开着朱红色的梦。像一个遥远怅惘的笑容。

渡口的油菜已经抽薹,金黄的油菜花洪水一样蓄势待发,沿着尘埃满面的砖壁,沿着江南初春渐渐浓艳起来的绿色,一级级拾阶而上,你能找到什么?我找到了从前,我们的从前。

烟雨江南,西河,我所记得的西河,是这样在市声如潮中宁静流淌,来往的船只渐渐越行越远,终于消失在目力所及之外。只是码头还在,锃亮的石阶还在,当年拴着绳索的石柱还在,记忆还在,那么乡愁,终有落脚的地方,即使只是一处暂且寄身的码头。
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0 条评论
您是游客,请登录

图文视界

title
title